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师生乱情  »  文学老师苏月函
文学老师苏月函
苏月函教罗伯特很其它几位外国人的中国文学。

  共有四位,三个女的,两个白人,一个日本人。一个白人叫沙娃,俄国人,今年24岁,身高175公分,身材是丰满而不失苗条,相貌美极了,另一个白人叫丽塔,是个印度白人姑娘,今年20岁,身高170公分,身材也是丰满而不失苗条,也是相貌很美,尤其是她还是个学瑜伽的,身体柔软极了,日本女人叫芳子,今年33岁,但看着就像23岁,皮肤雪白,长相极美,个子有165公分,身材也很好。

  罗伯特是王心雨领来的,王心雨和苏月函在走廊上媚笑道:「看得怎么样?

  告诉你,我刚才去接罗伯特的时候告诉了他你的事,他兴奋的就在他的客厅又干了我一次,想着你把我发泄了一次,还让我喝了他的下床尿,「苏月函笑道:「你真的要命啊,」上课前,苏月函给几个人互相介绍了一下,显然三个女人对罗伯特是很有好感,罗伯特对与这样的三个美女在一起上课也是满意极了,上课的时候苏月函尽量的不看罗伯特,但是有时还是不自然的看上一眼。每次都发现罗伯特那深兰的双眼都是深情的注视着她,苏月函的心怦怦直跳。下课后,她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刚喝了一口水,就见罗伯特走了进来。

  苏月函脸红红的问道:「有事么?」

  罗伯特没有回答,而是走到了她的面前。苏月函有点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心跳得让她有点受不了。罗伯特搂住了苏月函柔软发抖的身体,苏月函想挣脱,但罗伯特的手劲太大,无法挣脱,而且她也不太想挣脱。苏月函颤抖着声音几乎是呻吟着说道:「你要干么?」罗伯特没有说什么,而是一只手托起了苏月函的下巴,然后低下头吻住了那红润的有点颤抖的嘴唇。苏月函被罗伯特吻住嘴唇感觉就像触电一样,开始扭了几下头闷哼了几声以示反抗,一会儿就放弃了,那强大的男性气息和极疯狂的吻让她慢慢迷失了。

  她慢慢的张开了嘴,双手也主动的搂住了罗伯特。罗伯特的舌头滑的就像一条蛇一样,深深的伸到苏月函的嘴里,并且灵活的在里面搅着,转着,与苏月函的嫩舌头搅在了一起。罗伯特一边吻,一边舌头动,一边还使劲的吸着。苏月函就觉得仿佛舌头要被罗伯特吸出去一样,忙也反吸起来,并发出呜呜的闷哼声。

  当罗伯特松开口后,苏月函仿佛全身瘫软了一样,靠在了罗伯特的身上。她因为刚才吸气不方便,所以现在还在大口的喘着气。罗伯特拍了拍苏月函的背说道:「你真的很美,我喜欢你,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我的性奴隶,就跟王心雨一样,你愿意么?」苏月函被罗伯特搂着,一股强大的男性气息完全笼罩了她,她迷醉了。软软的靠在罗伯特的身上说道:「我愿意,」当再上课的时候,苏月函看见那三个女人对罗伯特飞媚眼的时候,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有了一种嫉妒的感觉。可是她也知道,罗伯特这种男人决不是哪一个女人能独自占有的,他是许多美女的共同的男人,或者更准确一点说是主人,而自己和王心雨还有可能这三个女人,以及以后的许多美女都会是他的性奴隶,母狗群中的一条而已,放学了,罗伯特喊苏月函到自己的住所去。苏月函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是她还是答应了。不过她有一点对罗伯特那特大的大鸡巴的恐惧,怕自己承受不了,她喊了王心雨一起到了罗伯特的住所。

  进了客厅,王心雨关上了门。

  罗伯特还是喜欢先洗澡,王心雨和苏月函坐在沙发上。

  王心雨先脱光了衣服,苏月函也害羞的慢慢的脱光了衣服,露出一身雪白柔软的肉体。王心雨媚笑道:「苏月函啊,你这身材真的好极了,皮肤雪白,双奶大而不拖,软而不倒,妙啊,肌体柔嫩光滑,丰满而不失苗条,美极了,」苏月函笑道:「你不比我还好啊,」王心雨笑道:「我们是各有各的好,否则都一样,罗伯特干么要搞我们两个啊?」苏月函笑道:「马上你先跟他干,我在边上看看,我还真的有一点害怕,」王心雨笑道:「我真的不知道你怕什么?过一会你看见他弄我的样子,你恐怕会骚的要把我给赶走,说实话,就是嘴巴和肛门第一次不行,你要多锻炼啊,在家也可以搞假的鸡巴塞进去炼啊,」苏月函笑道:「我自己怎么搞啊?你来帮我搞吧。」王心雨媚笑道:「你个骚货,我不弄死你,」一会儿罗伯特走了出来。他走到了沙发边上坐了下来。罗伯特很自然的搂住了苏月函柔软嫩滑的裸体,手也抓住了苏月函的大奶。苏月函就跟触电了一样,浑身软如无骨,倒在了罗伯特的怀里。王心雨则跪在了罗伯特的胯下,双手抓住罗伯特的大鸡巴,嘴一张开始了对罗伯特的极淫荡的口交。

  就见那大鸡巴在王心雨的嘴里出来进去一直到鸡巴的根部,口水和淫液粘粘的在王心雨的嘴里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王心雨一边淫荡的吸吮着大鸡巴一边媚笑着看着被罗伯特揉捏着雪白大奶的开始兴奋的扭动肉体的苏月函。苏月函身上被罗伯特搂着,大奶被揉捏着,她看着那巨大的鸡巴在王心雨的嘴里快速的出来进去,兴奋极了,她慢慢的忘却了害羞,双手紧紧的抓住了罗伯特的身体,自己的雪白丰满的肉体紧紧靠在罗伯特的身上扭动着,一边还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淫荡的呜呜的呻吟声。

  王心雨腾出了一只手,伸到了苏月函的那双雪白修长圆润的大腿中间。她分开了苏月函的沾满淫液的湿漉漉的阴毛,再分开了大小阴唇,先是中指弄进了苏月函那不断溢出淫液的阴道,扣挖着。苏月函发出了啊啊的叫声,身体扭动的更加快了。一会儿,王心雨已经伸进了三个手指头,用力的捅着,扣挖着,淫液乱流,罗伯特的大鸡巴在王心雨的嘴里进出了这么一会,已是忍不住了,他站了起来,抽出了大鸡巴。松开手的苏月函还在呜呜的喘着气。

  王心雨媚笑着跪在了沙发上,翘起雪白的屁股,两腿向两边分开,头贴在了沙发上,双手向后。罗伯特站在她的身后,抓住了她的双手,沾满了自己淫液和王心雨口水的大鸡巴对正了王心雨那不断溢出淫液的阴道口,刷的一声完全刺了进去,就听见王心雨啊的一声长长的尖叫,同时还伴随着嘘嘘的轻音。现在王心雨开始还是不大适应罗伯特的大鸡巴的全军弄进。

  罗伯特开始了极快的抽弄,他反抓着王心雨的双手,就像骑马一样,屁股极快的来回摆动,小腹与王心雨的雪白的大屁股相撞发出啪啪的声音。一会儿王心雨就发出了极其快乐的淫叫:「好快活啊,弄死我吧,我的主人,弄死我这条又骚又贱的浪母狗吧,啊,啊,」她一边叫着一边拼命的抬屁股迎接罗伯特的大鸡巴,恨不能把大鸡巴弄进自己的肚子里去,苏月函在边上看得发呆,天啦,还真的跟电视上一样,这么厉害啊,就见罗伯特那极大极粗的大鸡巴在王心雨的阴道里极快的进进出出,淫液直流,听着王心雨那极兴奋的浪叫声,她也受不了了,苏月函也学着王心雨的样子跪在了沙发上,她也是头贴在沙发上,翘起雪白的大屁股,两腿分开,手一边扣挖着自己的阴道,一边扭动身体和屁股,同时嘴里还发出呜呜啊啊的浪叫声,什么教育教养,文化,传统,丈夫,孩子,统统见鬼去,苏月函现在要的只有一个:就是罗伯特的大鸡巴弄进自己的阴道,就是弄死自己也心甘情愿,两个女人都在喘着气,一个在大声浪叫,一个在不由自主的小声淫哼,伴随着罗伯特奸弄王心雨的各种怪声,迷人极了,一会儿王心雨来了高潮,她尖叫着,扭动着,罗伯特更是抓紧她的双手,拼命奸弄着。只见王心雨突然全身停止了扭动,嘴里发出的也成了呜呜的哭声,大腿一阵有规律的抖动,阴道里射出了大量的淫液,然后喘着粗气倒在了沙发上。

  罗伯特抽出了大鸡巴,站在了苏月函的屁股后面。他抓住了苏月函主动反伸的双手,看着苏月函淫荡的贴在沙发上的脸媚笑着看着自己一边还在呜呜的淫叫着喘着粗气,雪白丰满的肉体还在扭着。罗伯特忍不住用沾满王心雨淫液的大鸡巴对正苏月函的还在不断溢出淫液的阴道口缓缓的弄了进去,苏月函就觉得一个巨大的热乎乎的东西一下弄进了自己的阴道,阴道涨的满满的,有一点要被撑破的痛涨感。她忍不住发出嘘嘘的怪声,身体也想往前爬。

  但是前面是沙发,后面是罗伯特,根本跑不了,何况手还被罗伯特抓住,动都动不了。

  慢慢的罗伯特的大鸡巴弄到了苏月函的子宫颈。苏月函啊的尖叫了起来,罗伯特又慢慢的抽出了鸡巴。苏月函觉得舒了一口气,但是又觉得阴道内空空的,忍不住又扭了起来。罗伯特的大鸡巴在她的阴道口摩了起来,却并不进去。苏月函欲火难耐,慢慢的又开始叫了起来:「弄进来,弄我,我要,我要,」罗伯特又缓缓的弄了进去,这次在淫液的帮助下,还有第一次的经验,苏月函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痛苦。罗伯特慢慢的加快了抽弄的频率,就听到小腹与苏月函那雪白丰满的屁股相撞的啪啪声,还有阴道里淫液被挤撞的怪声,苏月函开始发出了淫荡的叫床声。

  苏月函觉得痛苦没有了,一阵阵巨大的快感从自己的阴道深处传向自己的全身,她不由自主的哼哼的叫了起来:「好舒服啊,好爽啊,弄死我吧,啊,弄,用力弄啊,」她一边淫叫着一边不知死活的往后抬着屁股以迎接罗伯特更猛力的奸弄,罗伯特也被苏月函的淫荡的样子感染,弄的速度是越来越快,而且因为苏月函的阴道很紧,鸡巴和阴道壁摩擦的快感也很大,他也是不由自主的一边啊啊的叫着一边加快的弄着,王心雨看着苏月函淫荡的样子也受不了了,她忍不住抓住苏月函雪白的丰满的双奶,一边揉着一边媚笑着说道:「怎么样?爽不爽啊?」苏月函啊啊的叫着说道:「我的天啊,我快活的要死,弄死我吧,啊,我的主人,我是你的一条最淫最贱的骚母狗,」王心雨媚笑着一只手揉捏着苏月函的双奶一边一只手的中指慢慢的伸进了苏月函的肛门里,苏月函啊的尖叫了起来,看着王心雨笑道:「你个骚货,你怎么弄我的肛门啊?」王心雨媚笑道:「我怕主人弄你肛门时候你一下受不了啊,我先给你搞搞好一点,」罗伯特看着王心雨弄着苏月函的肛门哈哈哈的笑了起来,他更加快的弄了起来,一会儿苏月函浪叫声越来越大,身体的扭动也加快了,浑身出现了汗珠和桃红色,而王心雨此时伸进了两个手指她也感觉不到了,就见苏月函突然大叫了起来啊――,然后哭了起来,接着全身停止了扭动,只有雪白丰满圆润的大腿在不停的抖动。

  罗伯特也啊啊叫着狠命弄着,突然苏月函的阴道里面射出了大量的淫液,然后她不动了,趴在沙发上喘着粗气。王心雨一看就知道苏月函得到了满足,她狠命的打了苏月函那雪白圆润柔软的屁股几下,一边打一边说道:「骚货,这下满足了吧,让主人弄死你个浪货,」同时她的手已经伸进了三个手指,罗伯特继续大力的弄着,他性生活经验丰富,知道这种少妇必须在第一次把她给彻底的征服,给她一个终身难忘的印像,所以他没有因为苏月函的第一次性高潮而停止了弄她,他是继续甚至更加猛力的弄着苏月函的阴道,苏月函很快又开始啊啊的叫了起来,并且又扭动起她雪白丰满的肉体,王心雨在边上是不客气的又伸进了第四个手指到了苏月函的肛门里面,同时还伴随着鸡巴抽弄的样子。她的另一只手一下使劲的揉捏着苏月函的双奶,一下又狠命的打着苏月函的屁股,有时甚至还揪住苏月函的头发把她的头高高抬起。

  苏月函一边承受着罗伯特凶狠的奸弄一边被王心雨扣挖着肛门,揉捏着奶打着屁股抓着头发,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点不觉得痛苦,反而觉得有一种受虐的快感。只是当王心雨的五个手指全伸进了自己肛门的时候,她开始有点受不了了,她尖叫了起来:「王心雨,你个骚货,你想搞死我啊,」王心雨哈哈笑道:「搞死你?你是爽的要死吧?」她说完后开始用四个手指往里抽弄。罗伯特看着她们的淫样兴奋极了,用力的弄着。一会儿,苏月函又来了第二次高潮,就见苏月函媚笑着说道:「我好像死了一样,爽死了,」苏月函以为罗伯特这下会满足了,不干了,可是没有想到罗伯特根本就没有停止。他继续的急速的大力弄着苏月函的阴道,把苏月函阴道里的大量的淫液挤出来许多,顺着苏月函雪白修长圆润柔软的大腿往下流着,沙发上都搞了好多,苏月函慢慢的又开始喊了起来,到三次高潮时候,她的嗓子已经几乎哑了。苏月函几乎爽的昏了过去,她完全瘫痪了,倒在了沙发上,已经是动也不能动了。

  罗伯特知道已经彻底的征服了这个美丽高贵的中国美女,他一边还在继续的抽弄一边问到:「还要么?」苏月函哑着嗓子说道:「我真的是爽的要死了,我不行了,我的好主人,饶了我这条可怜的浪母狗吧,」罗伯特这才缓缓的抽出了沾满了淫液的大鸡巴。边上的王心雨已经是看得早就受不了了,她上身躺在沙发上自己把自己的雪白修长柔软的大腿分开抱住在自己的头边,屁股抬起来,露出了流着淫液的阴道还有那粉红的有着皱纹的肛门,罗伯特站在了王心雨的腿间,鸡巴的头沾满了苏月函的淫液又粘了一些王心雨的淫液,然后对正那肛门慢慢的弄了进去,王心雨啊的长长的叫了起来:「好涨啊,」罗伯特根本不管她的浪叫,不紧不慢的弄了进去,王心雨啊啊的叫着,罗伯特一双手抓住王心雨的两个雪白丰满的大奶,大鸡巴慢慢的全部弄了进去,王心雨虽然肛门已经被罗伯特弄过多次,但是因为罗伯特的鸡巴太大,还是感觉到涨痛的很,她啊啊的叫着,一边尽量的分开自己的那双雪白修长圆润的大腿,一边用一只手揉捏着自己的阴蒂,另一只手则扣挖着自己的阴道。一会儿王心雨慢慢的适应了,开始了浪叫。

  苏月函这时候也缓过神来了,她坐了起来。她看着罗伯特的大鸡巴在王心雨的肛门里来回的速度极快的抽弄着,而王心雨则淫荡的两只手揉捏自己的阴蒂扣挖自己的阴道,一边嘴里还在不断的浪叫:「弄死我吧,我的主人,把我的肚子弄穿,我好爽啊,我要死了,啊啊,」苏月函看得眼睛发直,就见罗伯特越弄越猛,越弄越快,那双手也把王心雨的奶抓的越来越紧,都抓红的的发紫了,苏月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不由自主的跪在了罗伯特的屁股后面,她从下面看着罗伯特的大鸡巴狂弄王心雨的肛门,心里对罗伯特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性的崇拜,那黑皱的阴囊来回的荡来荡去,打着王心雨的雪白的屁股。

  苏月函把嘴靠近了那阴囊,伸出了红润的舌头舔了起来,并且头也随着那阴囊的来回而来回动着。那从王心雨的肛门里挤出来的白色的油状的东西许多流在了她的脸上,阴道里因为兴奋而流出的淫液也流到了苏月函的脸上,苏月函兴奋极了,一边吞吃着流到嘴里的淫液和肛门里的油一边淫荡的哼叫着舔着阴囊,又过了一会儿她慢慢的把舌头往后面来了一点,双手分开了罗伯特的屁股,露出了那黑皱的肛门,她媚笑着伸出红润的舌头舔起了罗伯特的肛门,而且还分开肛门,把舌头尽可能的往里伸进去,在罗伯特的肛门里面来回左右的搅着,罗伯特被苏月函吻的爽的不得了,他干的速度是越来越快,王心雨看着抓住自己双奶的罗伯特狂弄自己的雄姿,简直是感动的哭了,她感觉到肛门的深处传来不同与阴道性高潮的极大的快感,那种涨极了的充实的感觉,她狂叫着,拼命的抬着自己的屁股,恨不能让罗伯特的大鸡巴弄进自己的肚子里面去,一会儿就见王心雨全身就大腿在不停的抖动着,嘴里发出了啊啊的哭声,突然她大叫了一声,昏了过去,同时王心雨的阴道里面射出了许多的淫液,肛门里也射出了许多油,她下面的两个孔同时达到了高潮,喷了苏月函一脸。

  这时罗伯特也感觉到爽到了极点,他啊啊的叫着加快了速度拼命的弄着,一会儿大鸡巴在王心雨的肛门里面抽了出来,他抓住苏月函的头发,让苏月函就这么仰着头。大鸡巴对正她的嘴巴弄了进去,苏月函拼命的张大了嘴,但是罗伯特的鸡巴太粗了,还是弄到了苏月函的喉咙就进不去了,苏月函被堵的有点喘不过气来,她忙伸出手抓住罗伯特大鸡巴的根部,让罗伯特的大鸡巴的一半在自己的嘴里抽弄,罗伯特在苏月函的嘴里快速的抽弄了一百多下,然后啊啊的叫着停止了奸弄,在苏月函的嘴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苏月函呜呜的拼命的吞着这满嘴的精液,还是有许多随着嘴角流到了脖子和雪白的奶上。

  这时候王心雨也醒了过来,她看见罗伯特在苏月函的嘴里射出了那么多的精液,顺着苏月函的脖子和奶在流着。王心雨下了沙发,舔着苏月函脸上的精液还有那奶上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液。苏月函在喘着气,然后也连忙的舔起了王心雨阴道和肛门上流下的淫液和油,王心雨舔完了苏月函的脸和奶,接着就舔干净了苏月函的阴道边上的淫液。

  接着两个淫荡的女人跪在了坐在沙发上休息的罗伯特的腿边,同时伸出了红润的舌头极认真的舔着罗伯特的小腹鸡巴和大腿上的精液,淫液,汗液,还有油,两个女人一个舔阴囊,一个就极细心的舔着罗伯特的黑皱的肛门。罗伯特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两个中国美女极淫荡的口交。一会儿罗伯特的鸡巴又硬了起来,他看着苏月函在不断的苦炼着吞吃自己的大鸡巴。王心雨则在舔着自己的肛门。

  罗伯特站了起来,他又让王心雨跪在了沙发上。王心雨刚缓过神来,心里虽然想干,但是真的有一点受不了啦,可是看着罗伯特那热烈的表情,她知道自己是跑不了了,只好翘起屁股,分开大腿准备战斗,罗伯特的大鸡巴对正王心雨的阴道口慢慢的弄了进去,两个美女就这样跟罗伯特在一起睡了几天,苏月函也可以被罗伯特完全弄进自己的肛门和嘴了,而且也是一点也不害羞的和王心雨一起跪在罗伯特的胯下喝罗伯特的骚尿,而且表现的比王心雨还要淫荡许多,

【完】